您当前所在位置:

梦中的满天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年04月06日   作者:刘振华

  2014年是惊喜的一年,司法改革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希望,把我们由法治进程的看客变为参与者。法官员额制改革对司法人事资源的配置做出了重大调整,优中选优是对人民群众最大的负责,是保障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力、重振法院职业尊荣感的迫切需要,也给了我们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每个法官尤其是青年法官在欢欣鼓舞的同时也都面临一次大考验,让人欢喜让人忧。那么,聪明的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该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呢?

  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五年已经过去了,每每想到自己要识人断案便诚惶诚恐,似乎自己总在似是而非的状态中无法挣脱,听上去不是一个好消息,更糟糕的是这个问题貌似不仅仅是靠自信就能解决的,即使是满脸的胡渣也掩饰不了我思想上的无知与幼稚。一位伟大的哲学家说过,“法官不应该是年青的,他应该学会知道什么是罪恶。”我无心去求证他说的对与错,反正觉得很有道理,困扰我的不是成堆的案卷和难缠的当事人,而是对无知和未知的恐惧。

  好东西都是慢慢长成的,过早的进入跑道的我们,就像瘪谷里的种子一样,还需要更多的雨露阳光来成长。法学,也有人喜欢称之为经验之学,审判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拥有多少经验我们才可以做法官呢?我不期望得到答案,至少是等到不再问这么幼稚的问题的时候吧。虽说不是了解了霍姆斯、萨维尼、韦伯等等大法官的生平,学习了柏拉图、孟德斯鸠、格老秀斯等等哲学家和法学家的学说,我们就可以做好法官,但如果有更多时间去了解、去学习、去成长,岂不是一件高兴的事吗?与其说法官员额制让年轻法官走开,不如说是给年轻法官一个机会,一个二次成长、自我提升的机会,先贤有云:“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而不用者尤高。”虽然片面,但是深刻。

  回想当初怀揣朴素的公平心和正义感选择法学专业时,并没有考虑到就业,更没有考虑到待遇和职级,现在看来那时是盲目的,却也是最真挚的,仅凭一句“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足以感动几个学期了。现在不也是吗?做法官难道仅仅是为了工资待遇、职业资历、法官等级?如果有我们的参与,法官成为所有法律人毕生的职业追求,成为全体公众的道德标杆,成为群众坚信不疑的法治天平,我们是何等的荣耀,与工资待遇翻番相比,前者更值得期待。我们也渴望成为法官,诸多大法官都以公正无私著称,而我们则希望在做到公正无私的同时也能够学会享受他们那样简朴的生活,精神的富足比充裕的物质条件更容易让人感到幸福和安心,而这些都不急于在这五年内实现,让时间来帮助我们吧。

  作为司法改革的参与者,即便暂时在司法辅助岗位,也应从善拒恶,多行有益之事,加强业务学习的同时不能放松对思想品质的磨砺,以穹窿之量容人,以冰霜之操自励,涵养心智,德才兼修。这是改革带来的一个机遇,是一段由司法辅助人员向法官转变的完美过渡期,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韬光养晦、厚积薄发。有句话说的好,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有一种高雅清秀的小花,叫做满天星,它通常用作陪衬花材。我喜欢满天星,因为它有着纯洁的心灵,以及甘愿做配角的品质。如果在这个让人翘首期待的司法改革进程中需要,我愿同千千万万个青年法官一样,化作这法治中国梦中的满天星。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大象彩票专业平台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东营市府前大街79号-1 诉讼服务中心电话:0546-6387621 ? 诉讼服务热线电话:12368 ? ? 邮编:257091